遞四方香港末端 時政 法治 社會 獨家 視覺 視頻 濱海 輿論 經濟 房產 汽車 生活 文化 企業 服務 健康
天津 > > 正文

風口浪尖上的人臉識別

2021年01月02日 12:22:20 來源: 天津日報

  近年來,包括人臉、指紋等生物識別信息,已在支付轉賬、實名登記、解鎖解密、門禁考勤、售樓處等場景中廣泛應用,尤其是刷臉支付,曾一度成為2018年、2019年支付行業熱議的關鍵詞。然而,2分半鐘破解人臉識別門禁、彩色打印人臉照片10秒鐘解鎖手機之類的新聞也屢見不鮮……人臉識別技術在提供便捷的同時,也出現了一系列的信息安全問題。某地居民戴着頭盔去售樓處看房、杭州市民狀告野生動物世界強行用人臉信息作為入園條件等焦點事件的出現,將人臉識別推向了輿論關注的風口浪尖。

  1 看房被人臉識別 優惠沒了

  武清區的李先生最近比較煩,不久前跟家人去售樓處看了趟房,意外被人臉識別,他和家人均不知情。幾個月後被告知因為這次經歷,他將失去3萬元的購房優惠,這可把他弄懵了。“怎麼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售樓處人臉識別,我還有錯了?”

  今年8月,李先生從親戚處聽説,通過中介鏈家購買武清區中建壹方九里的房子,可返3萬元房款,於是就花150多萬元購買了一套新房。“買房前我告訴經紀人,聽完親友推薦後,自己去過中建壹方九里售樓處,但只看了看,沒登記,甚至連諮詢都沒有。經紀人説沒關係,於是就在中介帶領下去售樓處辦理了購房手續。不久後,他突然接到經紀人通知,説他在2020年8月份曾去過售樓處,被人臉識別出來,開發商認為他是售樓處首訪客户,不屬於中介渠道客户,本來承諾給中介的佣金不給了,中介承諾給他的優惠也隨之取消。“我真是稀裏糊塗就被人臉識別了。”李先生無奈地説。

  記者在李先生與經紀人微信聊天記錄上看到,售樓處有李先生三組人臉識別信息,分別攝自2020年8月29日、10月29日和10月30日。而李先生是在10月28日報備成為鏈家客户的。就是這條攝於8月29日的人臉識別信息,使李先生失去了三萬元購房優惠。後來他才知道,正對着大門售樓處大廳上方安裝了一個攝像頭,每個進門的人都會被第一時間攝取人臉識別信息。

  李先生認為,售樓處在未告知他的情況下,採集他的人臉信息本就不應該。而且他是獲悉中介優惠後才會去售樓處想了解下房屋信息再決定是否購買,並不是所謂的售樓處首訪客户,他多次與售樓處交涉此事,均沒有結果,對方稱:“人臉識別是售樓處的慣例,全天津市的售樓處百分之九十都有人臉識別系統。”

  李先生就此投訴開發商,武清警方回覆他:經調查,中建壹方九里售樓處稱人臉識別用於採集客户人臉圖像,在客户購房時會知道該圖像的人員信息,保存時間為半年到一年。如客户認為侵犯肖像權,可聯繫售樓處刪除。天津已對禁止採集人臉識別信息立法,並於2021年1月1日起實施,民警已告知相關單位,所有安裝人臉識別信息系統的單位均稱將立即整改並拆除相關設備。

  無獨有偶,2020年7月份,市民趙先生通過中介渠道在天津灣海景文苑售樓處購買一套新房。不久後,售樓處告知趙先生,通過售樓處人臉識系統發現與他長相相似的人員曾經獨自來過售樓處看房,判定趙先生為售樓處自訪客户,不屬於中介渠道客户,無法享受相應的優惠政策。對此,趙先生十分氣憤:“售樓處在不告知本人,未經授權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採集人臉生物信息,這種行為嚴重損害了本人個人生物信息安全。”

  趙先生説,正是看到了中介渠道的優惠,才決定購買此房。可是售樓處在購房後,通過未經本人授權的人臉識別對比結果,取消中介渠道給予的優惠政策,嚴重損害了購房人的合法利益。

  對於趙先生反映的問題,記者多次聯繫天津灣海景文苑的開發商天津海景實業有限公司,截至記者發稿時,該公司一直未回覆。

  2 進個健身房也要人臉識別

  市民楊女士近期在辦理健身卡的過程中,也遇到類似的問題。她在艾克仕健身弘澤店辦完健身卡,工作人員要求採集她的人臉信息,作為進入健身房的條件。“健身房方面説必須要採集人臉信息,否則禁止進入健身場地內。人臉識別信息屬於個人重要信息,一旦信息泄露誰能負責?我有健身卡,為什麼不讓我正常使用?”楊女士説,人臉識別信息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而且現在很多銀行支付都使用人臉識別,一旦發生泄露,就會造成不可逆轉的潛在危機及風險。如果企業沒有安全有效的措施,很難保證數據安全。

  對此,艾克仕健身弘澤店相關負責人表示,健身房普遍使用人臉信息進行會員識別。並表示,如果法律法規禁止採集人臉識別,公司將取消人臉識別。

  日前,在小蠻腰科技大會“後疫情時代的大數據應用與隱私保護”分論壇上,南方都市報人工智能倫理課題組和App專項治理工作組發佈了《人臉識別應用公眾調研報告(2020)》(以下簡稱《報告》)。

  《報告》顯示,94.07%的受訪者使用過人臉識別技術,六成受訪者認為人臉識別技術有濫用趨勢,三成受訪者表示已因人臉信息泄露、濫用而遭受隱私或財產損失。《報告》列舉了十類人臉識別場景:支付轉賬、開户銷户、實名登記、解鎖解密、換臉娛樂、政府辦事、交通安檢、門禁考勤、校園/在線教育和公共安全監管,最普及的場景是支付轉賬。在安全性感受方面,受訪者給出的分數則明顯偏低,僅有交通安檢場景的平均分超過4分,體現出受訪者對人臉識別安全風險的憂慮態度。

  此外,人臉識別還存在比較突出的“強制使用”問題。《報告》發現,在“交通安檢”場景遇到強制人臉識別的受訪者最多,達到27.39%,隨後是“實名登記”(26.42%)“開户銷户”(25.94%)“支付轉賬”(25.81%)“門禁考勤”(21.76%)。

  《報告》總結了六類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爭議場景,結果顯示,受訪者最無法接受的場景是“部分商城會運用人臉識別技術,收集顧客的行為和購買手段”(42.68%),其次是“一些高校運用人臉識別技術收集學生的抬頭率、微表情、上課的姿態”(28.36%),以及“基於人臉圖像分析的換臉、美妝、性格判斷、健康狀態預測等應用”(19.01%)。相對而言,受訪者更能接受基於安防場景的人臉識別應用,比如公共安全攝像頭、闖紅燈記錄系統。

  在受訪者看來,人臉識別應用如何規範?問卷數據顯示,有61.49%的受訪者還是更傾向“通過法律法規或者國家標準”來達成。

  2020年12月1日天津市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

  我市以法律形式規範人臉信息收集

  值得關注的是,我市在市場信用信息採集方面,已經立法禁止採集人臉識別信息,此舉具有積極的示範作用。2020年12月1日,天津市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旨在規範技術應用、保護個人隱私等。《條例》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該《條例》規定,市場信用信息提供單位採集自然人信息的,應當經本人同意並約定用途,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此外,強調市場信用信息提供單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生物識別信息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採集的其他個人信息。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我市通過地方立法,對包括人臉信息在內的生物識別信息的收集作出明確規定,這為行業治理作出了榜樣。此外,南京、杭州等多地陸續出台或準備出台新規,整治違規人臉識別系統。

  王秀傑律師認為,我市《天津市社會信用條例》的出台,是切實保障公民合法權益的明智之舉,説明相關部門關注到了問題的存在和嚴重性,這種做法值得點贊。另外,我國即將實施的《民法典》也將人的臉部特徵和指紋、虹膜、聲音、基因、步態、筆跡等個人信息一併歸屬於“生物識別信息”,列入個人隱私權保護的法律範疇。日常生活中出現的一些商家或者單位通過人臉識別技術擅自採集他人臉部特徵的行為,實質上都屬於侵犯他人隱私權的侵權行為,被侵權人有權要求對方停止侵權並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人臉信息濫用存在安全風險

  天津融耀律師事務所王秀傑律師表示,人臉識別技術自誕生以及應用以來,就一直伴隨着巨大的爭議,該新技術在給公眾生活和社會經濟發展帶來便捷的同時,也給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帶來許多新挑戰和風險。

  人臉識別是生物識別技術的一種。目前,在生活中使用最多的生物識別技術是指紋識別和人臉識別,主要的使用場合為手機支付、銀行金融機構軟件的登錄使用、智能手機的解鎖、學校或小區的門禁門鎖、單位考勤等生活場景。對於人臉識別的擔憂,大多源於面部信息泄露的安全隱患。現有技術使得人臉識別可以在悄無聲息中完成。一旦人臉及其相關信息“落入賊手”,民眾的合法權益極易遭受侵害。

  今年7月,有不法分子在電商平台販賣人臉信息。以五毛錢一份的低價打包出售後,被盜的人臉信息被用於虛假註冊、電信網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目前,網絡黑市中售賣的人臉信息,很多並非單純的“人臉照片”,而是包含了身份證號、銀行卡號、手機號等公民個人身份信息。如果人臉信息同其他身份信息或行蹤信息相匹配,就有可能被不法分子用於從事犯罪活動。

  近年來,杭州、深圳等地警方破獲的盜用公民個人信息案中,犯罪嫌疑人均使用了“AI換臉技術”。在非法獲取公民照片後,通過“照片活化”的方式生成動態視頻,成功騙過人臉核驗機制,進而為犯罪團伙提供黑產服務。

  部分小區擬做調整 暫不啓用人臉識別

  濱海新區中建城瀾河灣是一個新建小區,近期剛交房,業主們正在陸續裝修中。小區在規劃設計時,考慮到方便業主進入樓道,設置了人臉識別和刷卡兩種方式。“主要是考慮到有很多小區業主時常忘帶門禁卡,導致進不去樓道,所以才設計了人臉識別門禁系統。”小區開發商工作人員表示。最近得知天津在部分領域立法禁止採集人臉識別信息,消費者對個人信息的保護越來越重視,他們決定暫不啓用人臉識別系統,只用刷卡的方式。等業主陸續入住後,徵求業主們的意見,如果大家認為人臉識別更方便,那麼就啓用,如果業主們不同意,則將只保留刷卡進入樓門一種方式。

  網友觀點

  隨着科技進步,人臉識別技術已有長足發展,基本達到商業化、產業化水準。人臉識別因應用在小區、動物園、商場等場景也引發眾多爭議,天津立法規範人臉識別的消息一出台,就獲得網友的關注和支持。

  @violayue:小區門禁區區一個物業都要求刷臉,辦理門禁卡要求不露臉,還被居委會工作人員懟,連家裏老人也一起説我們多事。保護公民個人信息安全,保護消費者權益,都需要對人臉識別技術儘快作出規範,劃清應用邊界。

  @血液內科郝大夫:現在很多酒店辦理住宿要求人臉識別信息,是否合法?

  @是那片落葉啊:我個人很不喜歡一些App有事沒事要求錄入人臉,既沒有增加安全,自己又保護不了隱私。

  @給你喝雞湯:人臉識別是個好東西,但好東西得用得適得其所,不能被濫用,除了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的相關部門可以使用的地方之外,其他公共場所的使用都是侵犯個人隱私的行為,我們必須堅決説不。

  @華南製造:國內總算開始重視這個問題了,這項技術如果不加以規範限制,日後會成為非常危險嚴重的問題。

  @段郎説事 :現在人臉識別已開始如同其他個人信息,處於被濫用階段了。雖然,安全監控為了大眾的安全,只能讓個人隱私作出一些讓步,但鑑於現在各行各業都在強行收集個人信息,個人隱私被泄露已司空見慣,如今又增加了一項人臉識別,連景區都開始啓用了,那麼,公民個人信息誰來保護?誰給了景區這個權限?

  @不到100斤不改名的老司姬:我們小區物業不僅採集人臉數據,而且規定業主沒有人臉識別就不讓進小區。大晚上的10點多,年輕媽媽帶着孩子在小區門口,由於刷臉刷不開,保安就是不讓進,你説氣不氣人。

  @ JianLi-Sun:贊,人臉採集意義太大了,這比指紋識別還厲害,生物技術是無法隨意改變的,但是採集到的數據拿到太容易了……

  @蕭仁武wzd:快點推進吧,這些年國內互聯網的野蠻生長,絕大多數網民的信息估計不是泄露就是在被濫用。(記者 韓愛青 劉連松 高立紅 攝影 吳迪)

[責任編輯: 馮娟 ] [責任編輯: 馮娟 ]
敬請關注手機新華網
新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註明“來源:新華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新華社,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新華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新華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30日內進行。
0100700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